电视指南 | 专访时代光影董事长王锦:摒弃灌输式,年代剧要打通现代审美

2019-06-07 11:51:00

电视指南“不管是拍古装剧还是年代剧,都需要和现代审美打通,才能吸引观众。传统的‘歌颂式’‘灌输式’年代剧,显然已经不能满足现在观众的需求。” 对于年代剧的创作路径,《电视指南》专访《桃花依旧笑春风》出品人、时代光影董事长王锦如是说:

“不管是拍古装剧还是年代剧,都需要和现代审美打通,才能吸引观众。” 对于年代剧的创作路径,《桃花依旧笑春风》出品人、时代光影董事长王锦如此概述。

年代传奇题材影视作品以其戏剧化的故事、复杂的人物关系、深刻的家国情怀、丰富的情感刻画备受观众欢迎和市场青睐,成为电视荧屏的热点类型。王锦有着丰富的年代剧创作经验,曾创作了青春记忆暖情大剧《我们的四十年》,该剧展现了一个跨时代的温情故事,剧中角色的成长之路充满具有时代色彩的正能量。

《桃花依旧笑春风》出品人、时代光影董事长王锦

年代剧在实现家族、民族情感超越的同时也展现了普通人物在不同时代的风雨兼程,它不仅仅描绘时代,更突出地表现了普通人物的成长历程。在王锦看来,年代剧兼具家国情怀、文化品格和历史内涵,同时散发着浓厚的民族色彩,极富故事感染力与戏剧表现力。

作为近代传奇电视剧作,《桃花依旧笑春风》以北伐战争为背景,讲述了军阀贺桂奇被廖春风刺杀身亡后,其女贺桃花为报父仇,化名云岫,隐居西安水车巷寻访仇人并与仇人锥心虐恋的故事。该剧曾在安徽卫视、河南卫视播出,凭借感人至深的故事情节,以及发人深省的人性剖析成为民国年代大剧中情感刻画最为复杂和深刻的战争题材大剧。

年代剧赋予小人物大情怀

“传统的‘歌颂式’‘灌输式’年代剧,显然已经不能满足现在观众的需求。”在王锦看来,《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新”主要表现在当时的文化潮流和流芳后世的文化遗产,恰巧符合年代剧缤纷创作素材的各种需求。

“在剧中,无论是桃花本人,还是水车巷,在历史上都有原型,天然地笼罩着一层传奇的色彩,有一种动人的力量,它记录了一个时代的苦难与温情。”王锦说。

《桃花依旧笑春风》不仅再现了抗战时期国民全民抗日的团结和决心,亦深度展现了当时社会的人情冷暖与世俗百态。比如剧中通过对人物情感发展路线的来回切换,用角色的情感故事贯穿整个剧情架构,情节发展紧凑贴切而不显平淡;剧中深度地揭示人性背后的权力角逐与情感纠葛,成功塑造了以贺桃花、廖秋月、廖春风、水西安为代表的积极抗日的国民英雄形象。

他们坚定信仰,艰苦抗日,舍弃个人幸福以求得国家安宁的精神,展现满满的正能量,《桃花依旧笑春风》无论是独特的故事架构、深刻的历史题材还是鲜明的人物塑造、多元的情感刻画无不动人心弦。

“年代剧体现着普通人的生存哲学和平民智慧。”在王锦看来,《桃花依旧笑春风》将小人物的命运变迁置身于大时代背景下,通过人物在关键历史节点的选择和境遇,赋予了小人物大情怀,这就是生存的哲学。

“只有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同的选择才会造就不一样的未来,这部剧想传达给观众的就是,每个人生来就有大智慧,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都很精彩,只有在困境下展现自己的智慧,且不忘初心,才能够像‘桃花’一样,活出自己的精彩。”王锦说。

胸怀大义,彰显浓浓家国情怀

在《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剧情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到细腻的儿女情长,还可以看到坚定不移的爱国主义精神。在战乱频仍、政局混乱,国家面临生死存亡的时代下,每个人都将自己的个人命运与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融为一体。

比如剧中的热血青年廖春风为了完成任务,不惜牺牲家庭牺牲爱情,隐姓埋名小心度日;一心只想寻仇的贺桃花,也逐渐成长为一名有理想有抱负的革命青年,这无不激发着观众的民族自信心和爱国主义热情。

“ 《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剧本结构非常完整,内部矛盾冲突也设计得恰到好处,并且还运用以小见大的手法升华了故事主题,由女主角的环境裂变,影射到北伐战争所带来的社会变迁,以女主角的蜕变和成长来暗喻爱国主义精神一代代的传承。”王锦说。

《桃花依旧笑春风》通过多个角度演绎展现着深刻的思想内涵,通过共同抗敌的故事推演,从情谊层面演绎着深明大义的主题内涵。比如女主角贺桃花的巾帼不让须眉精神着实让人钦佩,但即使再坚强的人亦饱尝人生疾苦的悲凉。“桃花落了,春风依旧”是她对爱情的乐观态度,摒弃复杂交错的爱恨情仇为国家统一而奉献青春是她对生命的选择,更是历史先辈们“呼喊一声绑帐外”的民族大义。

还有《桃花依旧笑春风》剧中的水车巷其实就是现代社会的一个缩影,三教九流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他们面临着生活的压力和挑战,因此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如同我们现代人在社会上奋斗。王锦指出,年代剧是历史人文景观的集大成者,但又比历史剧更贴近当代生活,应着力捕捉时代变迁、观察社会阶层、记录生存奋斗,而不应盲从潮流、哗众取宠。

年代剧如何创新?

如何在守住年代剧特色的基础上,为年代剧注入新的活力和元素?在王锦看来,首先,要体现时代质感,比如以时代的演变发展为时间轴,使作品的主要内容与历史的基本轨迹大体保持一致。

其次,“家国同构”是年代剧常见的叙事逻辑,将个体的、家族的命运与整个民族的命运交织在一起,反映的是一种朴素的民族情怀与爱国情怀。比如《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时间跨度大,角色众多,既有热血澎湃的历史大戏,又有细腻饱满的儿女情长。

最后,年代剧最重要的还是聚焦平凡人物的传奇人生。年代剧的最大特色是以“传奇”之笔描写世态人情,将传奇人物与历史人物交织,使传奇故事与历史事件互动,以家族的兴衰更替映照时代的风云变幻。

毫无疑问,年代剧具有其独特的审美性和感染力。其时代品格、历史印记、跌宕起伏的情节设计以及大起大落的人物命运、“家国同构”的叙事主线赋予年代剧丰富的剧情脉络,并且年代剧能够唤起观众集体的对于历史、民族和国家的一种认同感。

跌宕起伏的岁月变迁、国家的命运、时代的洪流,让观众深切感到,有国才有家,当下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而虽然大历史面前的家族和个人是如此渺小,但正是无数平凡人对于美好时代和生活的向往,以及他们的坚守和奋斗,推动着时代和社会的进步。因此,年代剧也具有温暖人心、激励人心、凝聚人心的特殊作用,是不可或缺的电视剧类型。